那樹·那林·那人 臨海市林場三代黨員開拓守護萬畝林海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10-08 08:28   

樹,一歲增一年輪。但年輪再多,一圈圈的同心紋路上,圓心始終如一。

正如臨海市林場三代黨員接續奮鬥60餘年,在臨海的大地上刻下了深深的“年輪”。他們墾荒山、守青山,將昔日荒山變為萬畝林海,又把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。

經營總面積5.7萬畝,累計造林9.8萬畝;榮獲全國十佳林場,成功申報浙江括蒼山國家森林公園……臨海市林場,這個“小字輩”林場如何發展成為全國林業系統先進單位?

近日,記者走進臨海山區,探尋這場綠色接力背後的那樹、那林、那人。

不畏艱苦

誓讓荒山披綠裝

國慶假期,靠近括蒼山頂的蒼海村裏,括蒼苑民宿很熱鬧。“假期房間都訂滿了,大多是來自上海、杭州的遊客。”村民楊丹面露喜色,“現在在家門口賣風景就能掙錢。”

和楊丹家一樣,附近幾個村的民宿已成為新興產業,高山土特產也成了村民的“致富果”。據括蒼鎮旅遊辦統計,括蒼山現在每年接待遊客量達10萬人次,小水果產業年產值100餘萬元。

賣風景?村裏人以前可不敢想。要知道,這一帶曾是山高路遠、連周邊村民都不願問津的荒山。是臨海市林場三代人的接續奮鬥,才讓座座荒山變成林海、又變成風景。

2017年7月,林場成功獲批浙江括蒼山國家森林公園;2020年4月,國家林業和草原局批覆同意公園總體規劃。這些好消息,讓耄耋之年的退休老黨員倪裏奮格外高興。

響應中央“綠化祖國”的號召,1957年11月,臨海市林場的前身臨海縣九支山林場成立。1963年8月,倪裏奮和其他6位杭州知青滿懷熱情來到九支山植綠。

條件艱苦遠超想象。四周只有荒山和茅草,吃穿用度都要自己挑上山,而上下山來回要爬五六個小時山路……有的知青忍不住哭了。

“植樹造林,是國家交給我們的任務,再難再苦都要克服。”“要堅持下去,我們一定能把國有林場辦好!”隊長給他們打氣。

林場黨支部成立於1962年,各林區隊長都是黨員,也是主心骨。他們總是衝在最前面,用柴刀開路,造林時鋤頭飛舞,挖、插、打實,一氣呵成,一上午能種300多株樹苗。

那時,全國正掀起學雷鋒熱潮,“做一顆永不生鏽的螺絲釘”,也成為倪裏奮和同伴堅持下去的不竭動力。知青們在榜樣的激勵下,逐漸練就“鐵腳板”“鐵肩膀”:沒有路,自己開;沒有房,自己建;冬天睡覺凍到不行就把書壓在被子上保暖……

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共有34名杭州知青、85名臨海知青來到林場植綠。倪裏奮、馮濟傑等知青在林場奉獻了一生,並先後入黨。

以他們為代表的第一代林場人,日復一日,用青春和汗水將荒山染綠。

如今,林場下設蘭遼、大嶴、九支山、大雷山4個分場,在職員工54人,其中黨員35人(含退休黨員15人)。

林場已不需要大規模墾荒,基礎設施也有所改善,但接棒知青進山的第二、三代林場人,依然沒有丟掉艱苦奮鬥的優良作風。

2015年,辭去杭州的工作考入林場,潘學飈本想與妻子團聚,但來了才知道,平時駐勤,十天半個月下不了山。儘管如此,潘學飈還是被老一輩幹一行、愛一行的精神所感染,身為黨員的他留了下來。

潘學飈畢業於北京林業大學,是林場的首位碩士研究生。春夏育苗造林、秋冬清理防火線、全年巡山,他像前輩一樣用心呵護着這片森林。

過去林地測量,老員工要對着地圖,把羅盤儀插在山崗上,用測繩量出長寬高,再按坡度換算。每年春天新造一片林地,光測算就要大半天時間,誤差還大。

網上找教程自學,潘學飈開始搗鼓手持GPS導航儀測量。一開始,許多老職工聽到“網上操作”“GPS定位”等詞,直説麻煩。潘學飈就手把手教,親自示範,巡山測量時果然派上大用場。很快,方法被推廣至整個林場。他還用無人機巡查防火線、搭建起智能化森林消防網絡等,助力林場智慧化建設。

“儘管身處山坳,但每個人都能創造精彩人生。”潘學飈説,“當年那麼艱苦的條件下,林場前輩們都能堅守下來,作為第三代林場人更要守護好這綠水青山。”

步履不停

從植綠護綠到興綠

這段時間,蘭遼分場的5G信號塔正在加緊施工。一輛輛工程車沿着蘭遼公路,將建設物資運送上山。這條8.6公里的蘭遼公路,是全場職工勒緊褲腰帶建成的,被林場人稱為發展之路、致富之路、希望之路。

看着如火如荼的建設場景,臨海市林場黨支部書記、總場場長屈衞明思緒萬千,如果沒有當年的改革勁頭,就沒有林場的今天。

本世紀初,臨海市林場曾面臨一道重要的坎:木材賣不上價,為了保收入,只能加大采伐量,陷入惡性循環。2000年至2013年,是臨海市林場發展最艱難的時期。當時很多國有林場都遇到類似困境,不少人選擇離開。

但以屈衞明為代表的第二代林場人沒走。他放棄提拔到其他崗位的機會,於2003年臨危受命主持林場工作,2004年任總場場長。

那時,有人勸屈衞明擴大木材商業性採伐規模,增加收入,他拒絕了。保生態,還是保生計?面對兩難選擇,屈衞明毅然決定“寧願人下崗,不讓樹下崗”。上任那年,他就決定減少採伐量500立方米。

扭轉困境,唯一的出路是改革。屈衞明着手實施了多項改革舉措:分流富餘人員,提高林區職工待遇,穩住骨幹力量;減少木材砍伐量,提高林副產品收入;更新採伐跡地,迅速提升森林蓄積量……

而蘭遼公路的通車,就像一個改革符號,給林場人增添了改革興業的信心。修路時,資金缺口達300餘萬元。那時,黨員帶頭、全場職工主動降低30%的工資;能自己乾的活,就自己動手……“這是我們盼了一輩子的路啊!”通車那天,在場的老黨員、老職工們熱淚盈眶。

來源:浙江日報  作者:記者 沈吟 金晨 見習記者 鄭銘磊  編輯:鄭海雲
返回